1_03

北京天才智能文创

做"对"的事人生就一定是成功的吗?

 

""的事人生就一定是成功的吗?

谢淑文·201713

Alan离婚了. 他说:"我不懂, 我自认为是个称职的父亲, 每天听老婆的话回家吃晚饭,样样都听她的, 陪孩子练琴陪孩子做功课我都做了, 她还是认为我不能给她那个男人可以给的, 这让我很难过. 难过的不是这件事本身, 而是我连问题出在哪里都不知道!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, 让我想到去年开始在北京教学的珍贵心得: 做对的事, 并不会让你书念得更好; 做对的事,不会让你的人缘更好;做对的事,不会让你更有魅力; 做对的事, 不会让你的生活更加精采;做对的事,不会让你的歌唱的更好;做对的事, 不会让你的表演更受到青睐;做对的事, 不会让你更快乐; 只做对的事,会让你更加力不从心, 因为""一直被你遗忘, 你只用"", 就像一个做甚么都被禁止的孩子,总有一天, 它就是要反抗的.

Alan在东方人来说确实有着出众的外表, 有一副好歌喉,说话声音有磁性, 有一股正气凛然的气场, 但是看似完美的他有一股让我无法亲近的能量. 对他, 我只能聊些表面的事,偶尔来点朋友间的嘘寒问暖, 但是我不会想知道他的"感觉",因为我明白他完全不想让别人更进一步了解他真正的感受, 他只要当一个好人,因此,在他问我这问题前, 我一直没告诉过他这件事. 在听到这故事之前, 我只意识到要快点拯救陷在其中的下一代们, 并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模式也深深影响着现阶段成人的生活. 我想,是该讨论这种乖宝宝教育模式的时候了


中国人的教育, 总是教我们做对的事, 会按表操课的小孩最乖, 有自我主见的孩子容易被归类为叛逆, 跟着感觉走的孩子被说成是太随兴, 唯有只做对的事的孩子才能得到长辈的认同,然而经验显示, 这样的教育下, 我们只会教出一堆"", 而非一群""; 这种教育是工业革命的产物, 工业革命之后, 我们需要的是一群听话照做的工人, 但仔细想想, 真正享受财富与成功的老板们,是否多少都有些叛逆基因? 他们不隐藏喜怒哀乐, 没有人告诉他们甚么事是该做的, 他们总是诚实面对自己内心的声音,想做甚么就努力去做, 甚至有点固执己见,因为他们是机会的创造者,他们不等别人给他们机会, 别人不认为可行的事, 只要是自己认为可行,自己做就会试试. 我们以为这些将领们是凭着脑做事,其实他们是让""指挥""去做事, 因此有许多事执行起来变得很容易. 但受到工业革命教育的新一代, 却学到只靠""去做所谓""的事, ""是晾在一旁被遗忘的, 当然啰! 知道这秘密的人会持续坚持这样的乖宝宝教育模式, 因为这样才能让这些人听自己指挥, 而且赚钱的其实是这些跟着心走的少数人. 某些人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学会就算是不喜欢也要接受,例如就算不喜欢教书也为了一个稳定工作而考教职; 就算不喜欢看到血也因父母的期望当医生; 就算那个男人很花, 也因为他有钱嫁给他..........这种例子到处都是,如果你有兴趣,可以再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这些看似人生胜利组的人, 不见得能开怀大笑, 因为他们遗弃了自己的心, 因此心也把他们遗弃了. 渐渐地,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涌上心头, 脑与心的大战,心失败了. 人们忘了心的影响力是脑的许多倍, 心所创造的潜意识" 我不值得?""我行吗?" "我这样做对吗?" 开始影响了自己的运气, 当人的努力得不到回报时,人生确实成为充满苦痛的修炼厂, 人们开始对自己不满意,于是为了找到存在感,开始挑别人毛病, 制造问题来提升自我存在价值. 是的,当你追逐着每一个你能找到的问题, 你就会觉得自己很重要,会得到非常令人满足的存在感. 然而,问题越来越多, 这些人越来越无法享受到快乐. 他们紧追着问题,试着用解决所有问题去生活, 于是, 他们没有时间"感受",没有时间和小孩玩, 他们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除了"功课写完没?""琴练完没?""考试考得如何?"似乎也没有其他话题. 曾几何时, 人们忘了甚么叫""? 去谁家party,跟谁交朋友都要让脑袋想想这有没有效率?去哪里玩值不值得?做什么事都要比一下, " 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!" 这是我常听到的话. 然而就我的经验来说, 舍弃过多的比较与批判,舍弃辨别对与错(当然是指合法的事情),事情确实会变得简单. 有受过表演艺术训练的人肯定更能明白, 把脑袋的控制放掉后, 让脑跟着心走的奇妙旅程, 是只知道用脑的人得不到的享受


在北京, 有个童星学生遇到瓶颈求助于我, 确实就是乖宝宝症候群, 但是她现在长大了, 人们对她的期待也不仅止于乖了,这时人们想看到想听到的,其实是她发自内心最真诚的声音, 我这半年持续花时间与她工作, 渐渐地, 她也明白其实生活没有这么困难.放掉成为乖宝宝的思考模式之后,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才渐渐消失



工业革命走到了尽头, 我们的思考模式与教育模式都该跟着时代的脚步更新. 所有合法的事,没有所谓对与错,只有真实与不真实. 做选择时, 也没有对与错, 差别只在你对自己诚实与不诚实. 所有对自己的不诚实,到最后都会变成痛苦遗留在人们的回忆中. 回到Alan离婚这件事, 造成他痛苦的原因只是他无法接受自己, 然而, 这事没有对错,如果对自己诚实, 与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继续生活或许才是一大不.当然,如果你还是选择符合大多数人的期待, 不需要对自己诚实,这也没有对错,你喜欢痛苦的感觉,就继续对自己不诚实去感受那痛苦的美;不喜欢痛苦的感觉,那还是选择对自己诚实, 跟着心走, 迎接精彩新时代吧!



台湾史多利文化创意有限公司

电话:18871437547      木木老师 2673906025         

邮箱:juiting@qq.com


微信咨询

官网条码